船舶人才网,国内专业的船舶行业求职招聘网站 招聘热线:4000-269-169

个人/企业 注册 登陆
1
2
3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 求职宝典

罗永浩多年前求职信:世上没有完美的东西,但我是离完美近的一个

船舶人才网 发布时间: 2015/8/27 17:35:28

    【导语】“如果我们都接受不存在完美的东西"这样一个假设,那么我想说的是,我的这本填空教材是离完美近的那一个。”随着罗永浩的创业公司锤子科技在25日发布了新的坚果手机,他也被再次变成了人们的谈资。但是很多人不知道,网上流传的很多语录都出自他在应聘新东方时的一封求职信,比如:“任何一个相对的群体里面都是笨蛋居多。”

    以下正文▼

    俞校长您好:

    我先对照一下新东方新的招聘要求:

    1.有很强的英语水平,英语发音标准

    英语水平还好,发音非常标准,我得承认比王强老师的发音差一点。很多发音恐怖的人(宋昊、陈圣元之流)也可以是新东方的品牌教师,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要求这一条,尽管我没这方面的问题。

    2.大学本科或以上学历,英语专业者优先

    真不喜欢这么势利的条件,这本来应该是实力、马力之流的学校的要求。

    3.有过考TOEFL、GRE的经验

    GRE考过两次。

    4.有教学经验者,尤其是教过以上科目者优先

    教过后来被国家明令禁止的传销课,半年。

    5.口齿伶俐,中文表达能力强,普通话标准

    岂止伶俐,简直凌厉,普通话十分标准,除了对卷舌音不太在意(如果在意,平舌音也会发错,所以两害相衡取其轻)。

    6.具备较强的幽默感,上课能生动活泼

    我会让他们开心。

    7.具备较强的人生和科学知识,上课能旁征博引

    除了陈圣元,我在新东方上过课的老师(张旭、王毅峰、王昆嵩)都和文盲差不多,当然他们还小。说到底,陈圣元的全部知识也只是在于让人看不出他没有知识而已。

    8.具备现代思想和鼓动能力,能引导学员为前途奋斗

    新东方的学员是合作,容易被鼓动的,因为他们来上课的目的就是接受鼓动,这个没有问题。

    9.年龄在40岁以下

    28岁。

    下面是我的简历或是自述

    ▼

    罗永浩,男,1972年生于吉林省和龙县龙门公社。

    在吉林省延吉市读初中时,因为生性狷介,很早就放弃了一些当时我讨厌的主课,比如代数、化学、英文,后来只好靠走关系才进了当地的一所高中,这也 是我刚正不阿的三十来年里比较罕见的一个污点。因为我和我国教育制度格格不入又不肯妥协,1989年高中二年级的时候就主动退学了。有时候我想其实我远比 那些浑浑噩噩地从小学读到硕士博士的人更渴望高等教育,我们都知道钱钟书进清华的时候数学是零分(后来经证实其实是15分),卢冀野入东南大学的时候也是 数学零分,臧克家去山东国立青岛大学的时候也是差不多的情况。今天的大学校长们有这样的胸襟吗?当然,发现自己文章写的不如钱钟书是多年后的事情了,还好 终于发现了。

    退学之后基本上我一直都是自我教育(当然我的自我教育远早于退学之前),主要是借助书籍。因为家境还勉勉强强,我得以相对从容地读了几年书,"独与天地精神往来"。

    基于"知识分子要活得有尊严,就得有点钱"这样的认识(其实主要是因为书价越来越贵),我从1990年至1994年先后筛过沙子,摆过旧书摊,代理过 批发市场招商,走私过汽车,做过期货,还以短期旅游身份去韩国销售过中国壮阳药及其他补品。令人难堪的是做过的所有这些都没有让我"有点钱",实际上,和 共同挣扎过的大部分朋友们比起来,我还要庆幸我至少没有赔钱。

    我渐渐意识到我也许不适合经商,对一个以知识分子自许的人来说,这并不是很难接受的事情,除非这同时意味着我将注定贫穷。

    1994年夏天,我找了个天津中韩合资企业的工作并被派去韩国学习不锈钢金属点焊技术,1995年夏天回国的时候,很不幸我姐姐也转到了这家天津的公司并担任了副总经理,为了避嫌我只好另谋出路。

    1995年8月至1996年初,经一位做传销公司(上海雅婷)的老同学力邀,我讲了半年左右的传销课,深受广大学员爱戴。遗憾的是国家对这种有争议的 商业形式采取的不是整顿而是取缔的政策,所以看到形势不对,我们就在强制命令下达之前主动结束了生意。因为那时候我爱上了西方音乐(古典以外的所有形 式),大概收有上千张英文唱片,为了听懂他们在唱些什么,我在讲传销课的同时开始学习一度深恶痛绝的英文。我在一个本地的三流私立英语学校上了三个月的基 础英语课,后来因为他们巧立名目拒付曾经答应给我的奖金(我去法院起诉过,又被法院硬立名目拒绝受理),我只好又自学了。

    | 胖子,凭什么忧郁 |

    实在不知道困在一个小地方可以做些什么,所以1996年夏天我到天津安顿下来(那时候我很喜欢北京,但是北京房价太丧心病狂了),靠给东北的朋友发些 电脑散件以及后来零星翻译一些机械设备的英文技术文章维生,因为生性懒散不觉蹉跎至今。我要感谢那本莫名其妙的预言书"诸世纪",尽管我不是一个迷信的 人,但是去年五一我看到那段著名的预言"1999年7月,恐怖的大王将从天而降......"的时候还是有些犹豫,我认真地考虑自己可能即将结束的生命里 有什么未了的心愿,结果发现只有减肥。从我有记忆以来我就是个痛苦的胖子,因为胖,我甚至不